康拓医疗IPO,畸高管理费源自跨境并购,子公司亏损千万

时间:2020-12-10 15:10:20

作为一家医疗器械类企业,康拓医疗的主营产品为PEEK材料神经外科产品及钛材料神经外科产品。由于产品的主要作用,是固定骨骼,比如进行颅骨修复和颌面修复,因此属于神经外科类高值耗材。

根据公司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数据,康拓医疗钛材料神经外科产品近三年占营收比重为70.49%,60.81%及50.11%;PEEK材料神经外科产品近三年占营收比重为24.28%,34.71%及44.66%。两者占公司营收的比重达九成以上。

康拓医疗所深耕的市场,长期被国外两家企业垄断。随着国内技术研发实力的不断增强,这种局面正在被打破。康拓医疗在这一领域中扮演了追赶者的角色,而且敢于虎口拔牙,做得不错。

但是花朵财经翻看公司的招股说明书,还存在几个疑点。跨境并购标的的亏损问题,极高的管理费用已经超出行业平均水平,供应商集中背后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拷问都成为公司IPO过程中需要进一步披露的事实。

「 1 」

跨境并购 但重要海外子公司亏损严重 产品曾被召回

康拓医疗一共拥有青松康业、HEALTH LEADER、TIOGA 三家全资子公司及 BIOPLATE 一家控股子公司。其中,TIOGA是公司持股平台,而BIOPLATE才是公司海外市场的主力。

在招股说明书中,康拓医疗称“”公司于2017 年收购(BIOPLATE),(其)承担了境外研发、生产、销售的职能。跨境管理向公司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若公司管理层不能很好地满足国际化管理的要求,可能对公司境外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如果境外业务所在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产业政策或者政治经济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汇率发生大幅波动,或因国际关系紧张、贸易制裁等无法预知的因素导致其他不可抗力等情形,可能对发行人境外业务的正常开展和持续发展带来潜在不利影响。

BIOPLATE曾经在2017年出现在公司的供应商名单中。当时康拓医疗向BIOPLATE的采购额占公司采购总额的比例为55.04%,超过50%,形成事实上的供应商集中。

也许是为了摆脱这种供应集中的局面,因此2017年,康拓医疗通过海外设立持股平台的方式收购BIOPLATE。

强强联合带来的,应该是1+1大于2的财富效应和工艺水平的提升。

然而,收购之后,康拓医疗管理下的BIOPLATE却出现亏损和产品召回事件。

2018年7月,相关媒体报道,北京市食药监局官网今日发布产品召回信息,捷通埃默高(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报告,由于涉及的产品原材料未经钝化工艺,钝化工艺用于材料表面美观作用,对终产品性能和安全要求没有影响的原因,Bioplate,Inc.对其生产的颅骨内固定系统(注册或备案号:国械注进20173460171)主动召回。召回级别为三级。涉及产品的型号、规格及批次等详细信息见《医疗器械召回事件报告表》。

虽然BIOPLATE事后解释,这次召回仅仅是因为产品表面未做“钝化处理”,仅仅影响美观。但是健康无小事,植入颅骨表面和颌面的材料,如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发癫痫等术后后遗症。

2019年,并表两年后的BIOPLATE,净利润为-1155.15万元。康拓医疗并未解释为何并购之后BIOPLATE出现巨额亏损的原因。难道是因为降价销售材料给母公司?

难道是因为降价销售材料给母公司?

「 2 」

毛利率低于同行,但管理费用率高企,超出行业平均水平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68.82%、76.41%和 79.72%,呈逐年下降趋势。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分别为 80.48%、78.50%、82.19%,保持稳定。可以看出,康拓医疗的公司毛利率和行业平均水平偏离度较高。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高企的管理费用率。

报告期内发行人管理费用分别为 1,600.73 万元、2,837.39 万元、3,187.37 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22.08%、25.91%、21.56%。

对于连年升高的管理费用,康拓医疗解释为“2018 年管理费用率较2017年上升主要由于 2017 年9 月起将BIOPLATE子公司纳入合并范围所致,2019年随着公司经营规模扩大,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下降。”

但是即便管理费用率在下降,但是和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比较,康拓医疗三年的管理费用率仍旧偏离行业平均的11.79%,6.7%和4.84%高达2-5倍左右。

而在亏损的情况下,公司仍旧对BIOPLATE关键管理人员支付薪酬484.22万元。其中,有128.52万元,是股份支付。

「 3 」

供应商集中,应收账款计提政策偏离行业平均水平

近三年,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占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85.57%,78.74%及75.81%,呈现明显集中趋势。同时,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大多是海外,尤其是美国公司。

这虽然和国际医疗行业的技术实力现状有很大关联。但我们不禁要对康拓医疗一旦面临海外货源中断风险时,经营能否持续,打出一个问号。

除上游供应商集中外,下游的经销商也给康拓医疗带来困扰。其中一个细节,就是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龄计提坏账政策。

同行业公司的坏账计提政策,是产品在3年之内如果无法回收,则全额计提。但康拓医疗竟然将这个周期提高到5年以上。

从这个细节看,间接说明公司对于下游经销商的控制能力较弱。但康拓医疗在招股说明书中特别强调“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 481.63 万元、639.74 万元及 456.8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6.64 %、5.84 %及 3.09%。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较低,主要原因系公司销售模式主要为经销商模式,采用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

先货后款,应收账款减少,似乎又说明康拓医疗对经销商的业务控制能力较强。

经销模式下的应收账款减少和诡异的坏账计提政策。

为何会使用这种前后矛盾的会计语言,似乎只有等康拓医疗自己来解释了。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