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特去年营收8亿应收款近6亿 净利降7成拟IPO募25亿

时间:2020-12-4 8:38:54

12月3日,青岛中加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加特”)首发申请将上会。中加特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不超过6000万股,保荐机构是招商证券

  中加特拟募集资金25.02亿元,其中,9.81亿元用于变频调速一体机等电气传动产品技术升级及产能扩建项目,2.32亿元用于防爆变频器、电控系统产品扩产及智慧工厂建设项目,2.00亿元用于中加特技术服务及维修检测中心建设项目,4.50亿元用于中加特上海研发中心建设项目,6.4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2019年,中加特现金分红分别为1780万元、2.26亿元。其中,实控人2019年邓克飞分红获得2.26亿元。  中加特专注于变频调速一体机、专用变频器、特种电机、电气控制及供电产品等工业自动化领域电气传动与控制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维修服务。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邓克飞,持股92.35%。邓克飞,中国国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

  中加特最近一年内新增股东5名,分别是青岛智胜、青岛智成、青岛乐胜、青岛众信诚、招证投资。2019年11月,公司决定以89.62元/股的价格引进外部投资者招证投资及青岛众信诚。其中,招证投资持有公司0.32%股份。招证投资是中加特保荐机构招商证券的全资子公司。

  公司收到的现金不敌营业收入。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7亿元、4.51亿元、8.09亿元、3.26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7076.56万元、2.06亿元、3.93亿元、2.55亿元。各期,销售收现比率分别为0.48、0.46、0.49、0.78。

  2019年,公司净利润骤降68.31%。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584.50万元、1.71亿元、4721.30万元、1.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45.83万元、1.76亿元、5590.17万元、1.1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97.17万元、4263.89万元、1.18亿元、1.43亿元。各期,盈利现金比率分别为-0.13、0.24、2.11、1.27。

  根据经天健会计师审阅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2020年1-9月,中加特实现营业收入5.74亿元,同比增长18.80%;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27亿元,同比增长394.34%;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亿元,同比增长44.62%。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总资产分别为3.55亿元、6.47亿元、10.27亿元、9.70亿元,总负债分别为2.45亿元、3.75亿元、5.15亿元、3.44亿元;公司母公司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7.74%、49.27%、46.51%、33.36%,公司合并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03%、57.97%、50.11%、35.48%。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233.68万元、458.07万元、6307.12万元、2208.86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27%、0.99%、7.74%和3.05%。货币资金中,银行存款占比分别为97.75%、96.31%、91.45%、79.56%。

  公司负债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比均在97%以上。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流动负债分别为2.42亿元、3.68亿元、5.01亿元、3.30亿元, 流动负债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8.82%、98.13%、97.42%、95.90%。报告期各期末,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2973.20万元、4981.10万元、5317.85万元、4340.19万元。

  公司毛利率远高于可比公司均值。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2.96%、69.18%、67.89%、65.88%,可比公司综合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0.46%、40.61%、33.67%、33.07%。中加特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大幅高于可比公司,主要是因为产品结构不同。

  2019年,中加特核心产品变频调速一体机的单位价格降幅25.25%,单位成本降幅28.67%。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变频调速一体机单位价格分别为144.73万元/台、146.43万元/台、109.45万元/台、119.25万元/台,单位成本分别为44.45万元/台、41.81万元/台、29.83万元/台、34.16万元/台。

  公司应收款项余额持续上升。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应收款项(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应收款项融资与合同资产之和)余额分别为1.36亿元、3.32亿元、5.81亿元、5.09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2.60%、73.57%、71.78%、156.39%。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8909.79万元、1.72亿元、3.67亿元、3.07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64%、38.19%、45.42%、73.40%。2018年、2019年,公司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上期增幅为93.52%、113.13%。各期,中加特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年)分别为2.16、3.45、3.00、1.93,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次/年)分别为2.81、2.93、3.40、1.71。

  公司存货增长,存货周转率低于可比公司均值。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4674.09万元、1.05亿元、1.72亿元、2.03亿元。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存货周转率(次/年)分别为1.55、1.84、1.88、1.19。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2.83、2.81、2.89、1.44。

  公司研发费用率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研发费用分别为960.81万元、1898.67万元、3281.76万元、1227.80万元,其中,职工薪酬分别为496.10万元、799.45万元、1136.24万元、639.53万元,占比51.63%、42.11%、34.62%、52.09%。各期,中加特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54%、4.21%、4.06%、3.77%。同期,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6.88%、7.35%、7.69%、6.37%。

  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中加特销售费用率居首。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销售费用分别为1682.80万元、4609.85万元、1.11亿元、4923.49万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1.45%、10.21%、13.69%、15.11%,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12.14%、10.79%、9.37%、8.01%。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向前五名客户销售金额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0.73%、65.36%、54.67%、54.57%。2017年,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为中加特第一大客户,公司向其销售金额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为43.68%。2018年,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不在公司前五名客户行列。2019年,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又成为公司第四大客户,金额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为8.10%。

  中加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邓克飞,独立董事徐希康,副总工程师刘锡安曾在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任职。报告期内,公司独立董事徐希康之子徐健均在兖州煤业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财务管理部部长,并在兖矿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企业担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邓克飞先后创办久益环球(青岛)、华夏天信等从事相关矿用机电设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报告期前邓克飞已退出上述两家公司的持股及经营。中加特的7名核心技术人员以及多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曾任职于久益环球(青岛)或华夏天信。

  据上交所网站显示,华夏天信于2019年5月31日提交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10月21日,公司撤回申请。2020年6月5日,根据青岛证监局公示,华夏天信已正式完成辅导备案登记,这也是该公司自去年主动终止上市后,第二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2019年10月11日,《关于华夏天信智能物联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回复》中,上交所问了“关于与邓克飞的关系”。提到“说明发行人的变频器业务与中加特存在局部市场竞争关系的含义,中加特是否掌握变频器领域的核心技术,其客户与发行人客户的重合情况,双方是否存在交易往来、转让客户资源等情形。邓克飞是否存在向发行人输送利益的行为。”之后,华夏天信的审核状态是“终止”。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中加特与天信传动、山东拓新、青岛派特森等关联方之间存在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背书转让的情况,累计发生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背书转让金额3365.09万元。

  代理模式是公司销售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至2019年,中加特代理模式下营业收入规模和占比迅速上升,代理模式收入规模分别为1309.57万元、1.12亿元、3.0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91%、24.91%、38.21%。2020年1-6月,公司代理模式下营业收入金额为1.48亿元,占比45.35%。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正在履行的重要代理合同有四个,代理商分别为安徽源泰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青岛西海岸立特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

  据投资时报报道,代理商背景存疑。成立于2017年6月15日的安徽源泰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1月成为中加特的主要代理商。但在报告期内,该公司没有社保缴费记录。中加特的第二家代理商是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后者成立于2019年8月29日。成立后次月,其就与该公司签订了代理合同。值得关注的是,这家注册地位于上海的企业,主要代理区域却是陕西、甘肃和宁夏等远离上海的地区。第三家代理商公司为青岛西海岸立特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11日。成立当月便与中加特签署了代理合同。与上述两家代理商一样,这家企业同样存在没有社保缴费记录和异地代理的问题。至于其第四家代理商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与上述三家企业不同,不存在异地代理行为,且也有社保缴费记录。然而,这家机械厂的实控人薛利群,却为中加特股东毛雨晴的亲属。

  中加特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公司任职人员存在大额取现、资金往来。报告期内,邓克飞、郑红霞、杨绪峰等大额取现合计约1198.37万元。此外,2019年6月,关联方TX投资收到2016年股权转让款后随即对外支出780万美元,银行流水摘要显示为“GICpurchase”,但未显示交易对手方。中加特表示,TX投资收到股权转让款后的主要资金去向为购买“GIC”理财产品,此理财产品类似于国内的定期存款,保荐机构已经向督导组提供了TX投资的银行流水,并提供了说明“GIC”为加拿大理财产品的相关文件。

  公司还披露了购买关联方车辆的情况。公司2019年支付邓克虎(邓克飞的弟弟)车款248万,2020年收回差额83万。中加特于2019年1月和5月分别向邓克虎支付了上述车辆的购买价款合计248.10万元。2020年3月,评估机构评估价格合计为165.16万元。中加特据此就原支付给邓克虎的248.10万元与该评估价值的差额在2019年年底确认应收邓克虎82.94万元。2020年3月,公司已收回邓克虎上述退款。

  2018年5月7日,青岛市黄岛区安全生产监管执法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青黄)安监罚〔2018〕184号),认定中加特有限存在“特种作业人员未按照规定经专门的安全作业培训并取得相应资格而上岗作业的行为”,并对中加特有限处以3万元的行政处罚。

  据权衡财经,中加特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里,缴交社保人员数分别为109人、202人,这与中加特招股书里赫赫记载的146人、264人差距较大,偏差达34%跟30%之多。以当地税务部门给的数据为准,还是以招股书给出的数据为准,作为股东兼承销人的招商证券能否给出合理的解释。

  据环球网,中加特专利信息披露不属实。中加特拥有的第一项专利为“500KW 矿用防爆变频电机一体机”,为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1204440407,申请日为2011年11月11日。中加特的成立日期是2011年11月3日,也即在中加特刚刚成立后8天。不仅如此,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示的专利信息,此项专利的申请人是华夏天信,而非中加特原始取得,这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并不一致。

  拟募资25.02亿元其中6.40亿元“补血”

  中加特专注于变频调速一体机、专用变频器、特种电机、电气控制及供电产品等工业自动化领域电气传动与控制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维修服务。变频调速一体机是公司核心产品。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邓克飞,持股92.35%。邓克飞,中国国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

  中加特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不超过6000万股,保荐机构是招商证券。中加特拟募集资金25.02亿元,其中,9.81亿元用于变频调速一体机等电气传动产品技术升级及产能扩建项目,2.32亿元用于防爆变频器、电控系统产品扩产及智慧工厂建设项目,2.00亿元用于中加特技术服务及维修检测中心建设项目,4.50亿元用于中加特上海研发中心建设项目,6.4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变频调速一体机等电气传动产品技术升级及产能扩建项目”和“中加特技术服务及维修检测中心建设项目”尚未取得用地的土地使用权。

32.jpg

  2019年实控人邓克飞分红获得2.26亿元

  2018年、2019年,中加特现金分红分别为1780万元、2.26亿元。其中,公司的实控人邓克飞获得了2.26亿元。

  上会稿显示,2018年1月,山东拓新股东会决议通过,同意2017年度可供分配利润300.00万元,按股份比例分配。截至2019年年末,已经全部实施完毕。

  2018年7月,山东拓新股东会决议通过,同意2018年度上半年可供分配利润1480.00万元,按股份比例分配。截至2019年年末,已经全部实施完毕。

  2019年6月,天信传动股东会决议通过,向股东邓克飞分配股利2568.93万元。截至2019年年末,已经全部实施完毕。

  2019年7月,中加特有限股东会决议通过,向股东邓克飞分配股利2亿元。截至本招股书签署日,已经全部分配完毕。

21.jpg

  最近一年内新增5名股东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中加特最近一年内新增股东5名,分别是青岛智胜、青岛智成、青岛乐胜、青岛众信诚、招证投资。

  青岛智胜、青岛智成、青岛乐胜是员工持股平台,青岛众信诚、招证投资是属于外部投资者。

  2019年11月,公司决定以89.62元/股的价格引进外部投资者招证投资及青岛众信诚。其中,招证投资持有公司0.32%股份。招证投资是中加特保荐机构招商证券的全资子公司。

3211.jpg

  收到的现金不敌营业收入 2019年净利润骤降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7亿元、4.51亿元、8.09亿元、3.26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7076.56万元、2.06亿元、3.93亿元、2.55亿元。各期,销售收现比率分别为0.48、0.46、0.49、0.78。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584.50万元、1.71亿元、4721.30万元、1.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45.83万元、1.76亿元、5590.17万元、1.1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97.17万元、4263.89万元、1.18亿元、1.43亿元。各期,盈利现金比率分别为-0.13、0.24、2.11、1.27。

  中加特表示,报告期内,公司销售收现比率和购货付现比率均较低,主要原因为行业中销售和采购业务普遍采用承兑汇票进行结算。2019年,盈利现金比率远高于2018年和2017年,主要是受计提股份支付费用影响,净利润较低导致。2020年上半年,公司销售收现比率有所增加,主要系公司根据经营活动需要将票据贴现,导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增多。

  根据经天健会计师审阅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2020年1-9月,中加特实现营业收入5.74亿元,同比增长18.80%;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27亿元,同比增长394.34%;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亿元,同比增长44.62%。

123.jpg

  公司预计2020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8.5亿元至8.9亿元,同比变动约5.12%至10.12%;预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2亿元至3.3亿元,同比变动约575.53%至598.26%;预计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1亿元至3.2亿元,同比变动约21.36%至25.57%。

  今年6月末,总资产9.70亿元总负债3.44亿元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总资产分别为3.55亿元、6.47亿元、10.27亿元、9.70亿元,总负债分别为2.45亿元、3.75亿元、5.15亿元、3.44亿元;公司母公司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7.74%、49.27%、46.51%、33.36%,公司合并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03%、57.97%、50.11%、35.48%。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233.68万元、458.07万元、6307.12万元、2208.86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27%、0.99%、7.74%和3.05%。货币资金中,银行存款占比分别为97.75%、96.31%、91.45%、79.56%。

11.jpg

  中加特表示,2019年末,银行存款大幅增加,主要原因系2019年12月引入招证投资、青岛众信诚等外部投资者收到的投资款所致。其他货币资金的余额主要是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履约保函保证金、信用证保证金等,该等款项使用受到限制。除此之外,无其他因抵押、质押或冻结等对使用有限制、以及存放在境外且资金汇回受到限制的款项。

  报告期内,公司负债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比均在97%以上。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流动负债分别为2.42亿元、3.68亿元、5.01亿元、3.30亿元, 流动负债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8.82%、98.13%、97.42%、95.90%。报告期各期末,短期借款余额分别为2973.20万元、4981.10万元、5317.85万元、4340.19万元,呈小幅增长趋势。

54.jpg

  毛利率远大幅高于可比公司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综合毛利率分别为62.96%、69.18%、67.89%、65.88%,可比公司综合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0.46%、40.61%、33.67%、33.07%。

  中加特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大幅高于可比公司,主要是因为产品结构不同。汇川技术英威腾和华夏天信的收入主要以变频器为主,而卧龙电驱佳电股份的收入主要以电机为主,相比而言,以变频器为主要收入构成的汇川技术英威腾和华夏天信的综合毛利率相对较高。公司营业收入以变频调速一体机为主,报告期内,市场上未见其他企业生产的变频调速一体机实现大规模销售,变频调速一体机产品的毛利率高于变频器和电机,从而导致公司综合毛利率大幅高于可比公司。

32.jpg

  2019年核心产品变频调速一体机单位价格降幅25.25%

  报告期内,公司生产和销售的主要产品为变频调速一体机、专用变频器、特种电机、电气控制及供电产品等,此外公司还向客户提供配件及维修服务。其中,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变频调速一体机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26%、56.44%、60.47%、60.76%。

21.jpg

  报告各期,核心产品变频调速一体机毛利率分别为69.29%、71.45%、72.75%、71.35%。中加特表示,目前,上市公司中未见变频调速一体机实现大规模销售的企业。因而,无法将变频调速一体机的毛利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比较。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变频调速一体机单位价格分别为144.73万元/台、146.43万元/台、109.45万元/台、119.25万元/台,单位成本分别为44.45万元/台、41.81万元/台、29.83万元/台、34.16万元/台。

  2019年,变频调速一体机单位价格降幅25.25%,单位成本降幅28.67%。

213.jpg

  应收款项余额持续上升

  公司应收款项余额持续上升。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应收款项(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应收款项融资与合同资产之和)余额分别为1.36亿元、3.32亿元、5.81亿元、5.09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2.60%、73.57%、71.78%、156.39%。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8909.79万元、1.72亿元、3.67亿元、3.07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64%、38.19%、45.42%、73.40%。

  中加特指出,2018年,公司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上期增幅为93.52%,营业收入较上期增幅207.26%,应收账款余额增幅低于营业收入增幅,主要原因是2017为业务快速拓展时期,对客户应收账款管理较为宽松,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占比较高。2018年以来,公司加强了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加快应收账款回收,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有所降低。

  2019年,公司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上期增幅为113.13%,营业收入较上期增幅为79.22%,应收账款余额增幅高于营业收入增幅,主要原因是随着公司产品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收入快速增长,2019年下半年实现的收入达到全年的60%以上,部分应收账款到年末时尚未到约定回款时间。

33.jpg

  2020年6月末,应收账款余额(包含合同资产)相对于2019年末有所下降,营业收入相比于上年同期小幅增长。

  各期,中加特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年)分别为2.16、3.45、3.00、1.93,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次/年)分别为2.81、2.93、3.40、1.71。

  2020年1-6月,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相对于以往年度有所下降,主要系:(1)公司下游客户采购需求存在季节性波动,相对而言,上半年为公司产品销售淡季,下半年为公司产品销售旺季。上半年销售额相对较低,导致应收账款周转率有所下降。(2)受疫情影响,客户回款存在滞后情况,导致应收账款周转率有所下降。

5.jpg

  存货增长存货周转率低于可比公司均值

  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中加特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4674.09万元、1.05亿元、1.72亿元、2.03亿元,呈现增长趋势。

56.jpg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存货周转率(次/年)分别为1.55、1.84、1.88、1.19。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2.83、2.81、2.89、1.44。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

  中加特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原因包括:(1)公司的核心产品变频调速一体机相对于可比公司产品结构更加复杂,生产周期相对较长;(2)公司处于快速发展期,为应对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加大重要原材料的备货。

  2020年1-6月,公司存货周转率相对于以往年度有所下降,主要系:(1)受下游客户采购需求存在季节性波动影响,上半年存货周转率相对较低。(2)受疫情影响,公司第一季度开工率不足且下游需求有所滞后,导致生产周期增加,存货周转率较低。第二季度以来,随着订单逐渐恢复正常,公司加快推进生产,存货周转逐渐恢复至正常水平。

43.jpg

  研发费用率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研发费用分别为960.81万元、1898.67万元、3281.76万元、1227.80万元,其中,职工薪酬分别为496.10万元、799.45万元、1136.24万元、639.53万元,占比51.63%、42.11%、34.62%、52.09%。

111.jpg

  各期,中加特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54%、4.21%、4.06%、3.77%。同期,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6.88%、7.35%、7.69%、6.37%。

  中加特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率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主要系公司报告期内发展迅速,尽管研发投入逐年大幅增长,但是增长速度低于营业收入增长速度。

098.jpg

  2019年销售费用率居首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销售费用分别为1682.80万元、4609.85万元、1.11亿元、4923.49万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1.45%、10.21%、13.69%、15.11%,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12.14%、10.79%、9.37%、8.01%。

  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中加特销售费用率居首。

08.jpg

32.jpg

  实控人、副总工程师等人曾在大客户兖矿集团任职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中加特向前五名客户销售金额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0.73%、65.36%、54.67%、54.57%。

  2017年,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为中加特第一大客户,公司向其销售金额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为43.68%。2018年,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不在公司前五名客户行列。2019年,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又成为公司第四大客户,金额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为8.10%。

34.jpg

  中加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邓克飞,独立董事徐希康,副总工程师刘锡安曾在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任职。报告期内,公司独立董事徐希康之子徐健均在兖州煤业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财务管理部部长,并在兖矿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企业担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

  具体来看:

  中加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邓克飞,1999年1月至1999年12月,任兖矿集团有限公司机械制修厂(已更名为“兖矿集团有限公司机电设备制造厂”)副厂长;2000年1月至2002年5月,任兖矿集团新世纪公司总经理。

  中加特独立董事徐希康,1987年至2005年,任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

  中加特副总工程师刘锡安,2006年7月至2008年7月,任兖州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济宁二号煤矿(已更名为“兖矿集团有限公司济宁二号分公司”)技术员。

  中加特监事会主席沈宜敏,1980年8月至2002年9月,任兖矿集团兴隆庄煤矿生产准备队队长。

  报告期内,公司独立董事徐希康之子徐健均在兖州煤业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财务管理部部长,并在兖矿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企业担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截至本招股书明书签署日,徐健在兖矿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企业担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情况如下:

43.jpg

  邓克飞前东家华夏天信上市曾“折戟” 上交所:邓克飞是否存在向华夏天信输送利益的行为

  招股书显示,公司创始人邓克飞先后创办青岛天迅电气有限公司(已更名为久益环球(青岛)电气有限公司,简称“久益环球(青岛)”)、青岛天信电气有限公司(系华夏天信智能物联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简称“华夏天信”)等从事相关矿用机电设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报告期前邓克飞已退出上述两家公司的持股及经营。

  据上交所网站显示,华夏天信于2019年5月31日提交科创板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10月21日,公司撤回申请。

  2019年10月11日,《关于华夏天信智能物联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回复》中,上交所问了“关于与邓克飞的关系”。上交所指出,根据招股说明书和问询回复,邓克飞是发行人的创始人之一,在2013年8月之前控制过发行人。并在2016年之前担任公司董事长,其女儿邓眉在2016年之前持有DiamondLane的40%的股权,2016年1月以0元对价转让给汤秦婧。邓克飞目前经营主体包括主营变频电动机等业务的中加特,2016年之前,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李汝波曾经持有中加特40%。

  请发行人:(1)说明邓眉转让DiamondLane40%的股权时,股权转让价格为0元,但当时DiamondLane控制了发行人,结合上述情况说明转让价格的公允性,转让之前或者之后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2)李汝波家族和邓克飞家族是否就双方所控制的资产进行过一次划分,如有,说明划分标准及前述划分对发行人的影响,是否存在产权或者股权方面的纠纷或者潜在纠纷,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3)根据发行人的问询回复,邓克飞是因为煤炭行业不景气而将所持股权转让给李汝波家族,说明转让后邓克飞仍然经营变频电动机等业务的原因;

  (4)说明发行人的变频器业务与中加特存在局部市场竞争关系的含义,中加特是否掌握变频器领域的核心技术,其客户与发行人客户的重合情况,双方是否存在交易往来、转让客户资源等情形;(5)发行人2016年度的负责兖州煤业股份有限公司好淄博矿业集团物资供应有限公司等客户的代理商济宁拓新电气有限公司成为邓克飞控制的公司,发行人智能传动设备最早在兖州煤业投入运行,相关技术与兖州煤业共同开发,说明发生前述情形的原因,济宁拓新电气有限公司在2016年度与发行人及其关联方、邓克飞及其关联方的关系,相关销售是否真实;(6)邓克飞是否存在向发行人输送利益的行为。

  2020年6月5日,根据青岛证监局公示,华夏天信已正式完成辅导备案登记,这也是该公司自去年主动终止上市后,第二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中加特多名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来自华夏天信

  中加特的核心技术人员有7人,分别是沈宜敏、宋承林、刘锡安、赵学宽、孙贤洲、尚衍飞、张鸿波。公司所有核心技术人员及多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曾任职于久益环球(青岛)或华夏天信。

  2002年5月至2010年7月,邓克飞任久益环球(青岛)常务副总经理;2008年4月至2011年5月以及2012年6月至2013年8月,任华夏天信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3年8月至2016年1月,任华夏天信董事长。2011年11月至2016年1月,任中加特有限董事兼总经理;2016年1月至2017年3月,任中加特有限常务副总经理;2017年3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董事长。

  沈宜敏,2002年9月至2009年11月,任久益环球(青岛)副总经理、总工程师;2009年12月至2012年12月,任华夏天信副总经理等。2011年11月至2016年1月,任中加特有限董事长;2016年1月至2017年3月,任中加特有限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7年3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副总经理;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监事会主席。

  宋承林,2005年4月至2014年3月,任久益环球(青岛)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等。2014年3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总工程师;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副总经理、总工程师。

  刘锡安,2008年8月至2009年12月,任久益环球(青岛)服务工程师;2010年1月至2015年1月,任华夏天信主任工程师。2015年1月至2019年9月,担任中加特有限研发工程师、副总工程师;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副总工程师。

  赵学宽,2011年1月至2017年11月,任华夏天信主任工程师。2017年12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研发工程师、副总工程师;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副总工程师。

  孙贤洲,2011年6月至2016年1月,任华夏天信研发工程师。2016年1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研发工程师、副总工程师;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副总工程师。

  尚衍飞,2011年4月至2012年3月,任华夏天信研发工程师。2012年4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研发工程师;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研发工程师。

  张鸿波,2011年9月至2017年6月,任华夏天信研发工程师。2017年6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研发工程师;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研发工程师。

  郑龙兴,2008年7月至2011年6月,任久益环球(青岛)财务部长;2011年7月至2016年1月,任华夏天信财务部长等。2016年1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财务总监;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董事、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

  王际春,2012年7月至2017年7月,任久益环球(青岛)服务工程师。2017年7月至2019年9月,历任中加特有限软件工程师、生产部长;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生产部长、监事。

  刘强,2011年8月至2012年7月,任久益环球(青岛)职员;2012年8月至2017年3月,任华夏天信销售主管等。2017年3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销售部长;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销售总监、监事。

  杨绪峰,2006年1月至2009年12月,任久益环球(青岛)售后服务经理;2010年1月至2016年1月,任华夏天信服务总监等。2016年1月至2019年9月,任中加特有限副总经理;2019年9月至今,任中加特副总经理。

98.jpg

  代理商背景存疑 3家公司成立不久就成为公司代理商

  代理模式是公司销售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至2019年,中加特代理模式下营业收入规模和占比迅速上升,代理模式收入规模分别为1309.57万元、1.12亿元、3.09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91%、24.91%、38.21%。2020年1-6月,公司代理模式下营业收入金额为1.48亿元,占比45.35%。

21.jpg

  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正在履行的重要代理合同有四个,代理商分别为安徽源泰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代理期限2020.01-2022.01,代理区域安徽等)、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代理期限2019.09-2020.09,代理区域陕西、甘肃和宁夏等)、青岛西海岸立特机电科技有限公司(代理期限2018.07-2020.07,代理区域内蒙古、陕西等)、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代理期限2018.01-2022.12;2018.07-2023.06,代理区域山西等)。

  招股书显示,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的实控人是薛利群,薛利群亲属毛雨晴持有中加特股东青岛众信城 0.03%财产份额。

  天眼查显示,安徽源泰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15日,参保人数0。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成立的日期是2019年8月29日。青岛西海岸立特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11日,参保人数0。

43.jpg

  另据投资时报报道,代理商背景存疑。成立于2017年6月15日的安徽源泰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1月成为中加特的主要代理商。但在报告期内,该公司没有社保缴费记录。中加特的第二家代理商是上海颂泓科技发展中心,后者成立于2019年8月29日。成立后次月,其就与该公司签订了代理合同。值得关注的是,这家注册地位于上海的企业,主要代理区域却是陕西、甘肃和宁夏等远离上海的地区。

  第三家代理商公司为青岛西海岸立特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11日。成立当月便与中加特签署了代理合同。与上述两家代理商一样,这家企业同样存在没有社保缴费记录和异地代理的问题。

  至于其第四家代理商太原市平阳煤矿机械厂,与上述三家企业不同,不存在异地代理行为,且也有社保缴费记录。然而,这家机械厂的实控人薛利群,却为中加特股东毛雨晴的亲属。

  报告期内累计发生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背书转让金额3365万元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中加特与天信传动、山东拓新、青岛派特森等关联方之间存在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背书转让的情况,累计发生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背书转让金额3365.09万元。

  其中,用于与供应商结算采购款所涉票据金额为2031.76万元,该等票据均已到期,未发生追索风险;向银行贴现所涉票据金额为1333.33万元,该等票据均已到期解付。

  中加特表示,上述不规范票据行为系因在业务经营中收到下游客户承兑汇票,为尽快回笼资金、开展业务经营,将该等下游客户开具或背书支付的承兑汇票再背书给天信传动、山东拓新、青岛派特森等关联方,关联方将部分承兑汇票再背书转让支付给供应商或向银行贴现等。

  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公司任职人员存在大额取现、资金往来

  《关于青岛中加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第三轮审核问询函回复报告》显示,保荐业务现场督导发现,报告期内,邓克飞、郑红霞、杨绪峰等大额取现合计约1198.37万元,保荐机构说明,上述取现为个人消费或招待费;邓克飞及发行人员工与第三方(部分为发行人代理商、供应商股东)之间存在资金往来较多;2019年6月,关联方TX投资收到2016年股权转让款后随即对外支出780万美元,银行流水摘要显示为“GICpurchase”,但未显示交易对手方。

  请发行人说明:(1)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公司任职人员存在大额取现、资金往来的原因;(2)2016年的股权转让款于2019年支付的原因;(3)相关款项的最终流向,是否用于体外循环或商业贿赂。

  中加特表示,上述取现中,杨绪峰、康磊、韩光伟、李文等的取现主要用于代公司支付部分业务招待费、售后服务费用、维修费用等情形,其资金来源于邓克飞、郑红霞(包括其通过刘少华支出部分),公司已经按照邓克飞、郑红霞(包括其通过刘少华支出部分)资金转入上述人员的累计资金全部纳入报告期内财务报表,累计金额718.58万元。

  上述行为发生时,公司实际控制人邓克飞为公司唯一股东。公司逐步完善内部控制制度,发行人股份制改制之后,制订或完善了一系列公司治理制度和内部控制制度并得到有效执行,已经杜绝该等不规范现象。

09.jpg

  关于邓克飞及公司员工与第三方(部分为发行人代理商、供应商股东)之间资金往来情况。中加特称,邓克飞于2020年4月向黄彬转账100万元,经查阅邓克飞的银行流水,并经当事人说明,该笔流水系邓克飞向黄彬的借款,黄彬用于个人资金周转。2018年6月,康磊向林浙挺借款,林浙挺安排亲属徐*婷、徐*飞向康磊转账83.24万元,康磊和林浙挺均已出具确认函,对该事项进行确认。康磊与林浙挺之间的资金往来与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无关,不存在特殊利益安排。

  公司部分人员如邓克飞、马付湾、丁国利等人存在与公司外部人员的资金往来,保荐机构查阅了该等资金流水、当事人的说明、当事人提供的部分大额借款用途等证据。上述自然人资金往来主要为个人借款,不存在为公司承担成本、费用情形。

11.jpg

22.jpg

  关于2016年的股权转让款于2019年支付的原因,中加特表示,2016年,TX投资将股权转让至天信传动,中加特吸收合并天信传动前,天信传动的主要业务为向中加特租赁土地,所获收益较少。同时,公司经营情况逐渐改善所获收益主要用于公司自身经营发展,未向天信传动分配红利。因此,天信传动无资金支付TX投资股权转让款。公司筹划上市后,需要清理与实际控制人和关联方的往来款项,因而,天信传动在2019年6月取得公司分红后,陆续支付完毕全部股权转让款。TX投资收到股权转让款后的主要资金去向为购买“GIC”理财产品,此理财产品类似于国内的定期存款,保荐机构已经向督导组提供了TX投资的银行流水,并提供了说明“GIC”为加拿大理财产品的相关文件。

  公司2019年支付邓克虎车款248万 2020年收回差额83万

  招股书披露,为支持中加特业务发展,邓克虎于2016年初将其名下的一辆奔驰S系列轿车和一辆丰田塞纳商务型汽车、于2018年底将其名下的一辆宝马7系轿车,实际交付给中加特使用。由于当时中加特的资金状况较为紧张,在邓克虎实际交付上述3辆车辆给中加特使用时,双方约定待中加特资金宽裕后再支付相关购买价款。中加特于2019年1月和5月分别向邓克虎支付了上述车辆的购买价款合计248.10万元。

  2020年3月,中加特委托具有证券期货从业资质的评估机构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上述车辆交易时点的市场价格进行评估,上述车辆的评估价格合计为165.16万元。中加特据此就原支付给邓克虎的248.10万元与该评估价值的差额在2019年年底确认应收邓克虎82.94万元。2020年3月,公司已收回邓克虎上述退款。

  招股书显示,邓克虎是中加特实际控制人邓克飞的弟弟。

21.jpg

  参保人数与工商登记不符

  据权衡财经,作为上市公司,足员足额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体现了上市公司对员工的关怀,也是对社会责任的认真态度,投资者也可以从中一睹公司的规模和经营状况。

201525423.jpg

  中加特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里,缴交社保人员数分别为109人、202人,这与中加特招股书里赫赫记载的146人、264人差距较大,偏差达34%跟30%之多。以当地税务部门给的数据为准,还是以招股书给出的数据为准,作为股东兼承销人的招商证券能否给出合理的解释。

3.jpg

  专利信息披露不属实

  据环球网,中加特拥有的第一项专利为“500KW 矿用防爆变频电机一体机”,为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1204440407,申请日为2011年11月11日。中加特的成立日期是2011年11月3日,也即在中加特刚刚成立后8天。不仅如此,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示的专利信息,此项专利的申请人是华夏天信,而非中加特原始取得,这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并不一致。

https://rs1.huanqiucdn.cn/dp/api/images/imageDir/97720b59ea7e49e1c72a53c25b38cbccu1.png

https://rs1.huanqiucdn.cn/dp/api/images/imageDir/03576414d09694c5e899bd507270327eu1.png

  另据披露,中加特副总工程师刘锡安,在2010年1月至2015年1月任华夏天信主任工程师,2015年1月入职于中加特任副总工程师,但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示,刘锡安还以发明人的身份、在2020年5月15日申请了公开号为CN111156896A的专利,而专利权人则是浙江大学台州研究院。但是招股书中并未披露中加特副总工程师刘锡安,在浙江大学台州研究院兼职。

https://rs1.huanqiucdn.cn/dp/api/images/imageDir/546bb2a2f14d229591684e0bd12f2d62u1.png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