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科技净利连降:同年现金净额差0.7亿 曾涉虚假遭罚

时间:2020-9-11 9:47:30

9月10日神通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通科技”)首发上会。神通科技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计划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80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东方投行。神通科技本次拟募集资金7.08亿元,分别用于汽车内外饰件扩产项目、汽车动力产品扩产项目、汽车高光外饰件扩产项目、汽车智能产品生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神通科技去年营业收入下滑,而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连续2年下滑。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40亿元、16.90亿元、17.56亿元、15.90亿元,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25亿元、1.65亿元、1.39亿元、1.14亿元。

  神通科技2016年至2018年期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持续低于同期营业收入。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8亿元、2.28亿元、6067.21万元、1.52亿元。其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28亿元、13.72亿元、16.91亿元、16.54亿元。

  神通科技2020年8月10日报送的最新版招股书中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2019年5月16日报送招股书中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相差近7000万元。

  2019年5月16日报送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95亿元、1.30亿元,与2020年最新版招股书中相应数据分别相差6734.59万元与6939.50万元。

  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20亿元、2.91亿元、3.70亿元、3.5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26%、17.24%、21.20%、22.53%。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最近两年下滑,分别为4.54、5.53、5.31和4.37,同行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5.06、4.97、5.29、4.71。

  报告期内,公司存货金额分别为2.99亿元、3.12亿元、3.31亿元、2.7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15%、30.30%、30.47%和26.69%。公司存货周转率下滑,分别为3.91、3.88、3.81、3.65,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4.72、4.50、4.95、5.40。

  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3.64%、25.60%、25.34%和25.66%。近三年,公司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水平。报告期内,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5.52%、23.86%、21.62%、23.82%。

  报告期内,公司负债总额分别为10.77亿元、11.25亿元、11.39亿元、9.78亿元,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69.90%、61.64%、56.67%和55.12%,呈逐年下降趋势。

  报告期内,神通科技共进行了2次分红,2次分红分别发生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时间间隔不到1个月,分红总额却达到2.51亿元。公司实际控制人方立锋、陈小燕夫妇合计持有公司股份76.00%,按上述分红总额计算,二人合计可获得现金分红1.91亿元。

  不仅如此,公司2018年、2019年两年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合计为2.53亿元,公司两次分红金额相当于两年净利润。

  据经济导报报道,神通科技报告期内,为获得经济利益,该公司曾多次造假,如虚假承诺办理外汇登记,重复开具银行承兑汇票融资。

  据报道,2018年9月,国家外汇管理局余姚支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神通有限在办理业务过程中承诺其为非返程投资企业等行为违反了外汇管理规定,构成虚假承诺办理外汇登记行为,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

  神通科技重复开具银行承兑汇票融资的行为,三年重复票据融资合计4561万元。2016年至2018年3月,神通科技存在利用一笔购销业务重复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情形,即就同一笔采购付款业务在不同银行重复开具承兑汇票,主要用于支付采购货款。2016年、2017年、2018年,该公司重复票据融资金额分别为200万元、2511万元、1850万元。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神通科技在2017年以低价购买了3家公司。神通科技均是以低于标的净资产的价格进行收购,合计共省了上亿元。3起收购事件,其实是神通科技实控人变相向神通科技注入资产。

  据中国民商旗下壹财信报道,神通科技在增资扩股时还慷慨的以原始股东和公司高管原始股价的待遇引入了多个自然人间接股东,而时隔半个月后再次增资引入外部股东时的价格高达8倍多,招股书未做任何解释或藏有猫腻。

  据蓝鲸财经,2020年1月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失联私募机构最新情况及公示第三十三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的公告》称,近期在自律核查工作中发现35家新增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疑似失联私募上海神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神凯投资”)背后牵出了拟赴A股上市的企业神通科技。据招股书,神凯投资正是神通科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神凯投资2013年成立,2015年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旗下成立6只基金;且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被中基协列为异常机构,最后更新时间为18年7月。

  中国经济网向神通科技证券部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汽车非金属部件生产企业拟上交所主板上市

  神通科技主营业务为汽车非金属部件及模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汽车动力系统零部件、饰件系统零部件和模具类产品等。其中,动力系统零部包括进气系统、润滑系统、正时系统等产品,饰件系统零部件包括门护板类、表板类、车身饰件等产品。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神通投资直接持有公司57.18%的股权,系司的控股股东。

  方立锋、陈小燕夫妇合计持有神通投资100%股权、香港昱立100%股权其中神通投资持有发行人57.18%股权、香港昱立持有神通科技11.47%股权;此外方立锋为仁华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且持有其75.18%合伙份额,仁华投资持有神通科技7.35%股权。方立锋、陈小燕夫妇合计持有公司76.00%的表决权,为公共同实际控制人。

  方立锋,1975年6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曾任宁波神通福博科传动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佛山神通董事长兼总经理、烟神通董事长兼总经理、武汉神通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神通饰件总经理、神通有总经理。现任神通投资执行董事、仁华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香港昱立董事、泉湾农业监事、丰苑谷地产监事,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核心技术人员。

  陈小燕女,1977年2月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住权。

  

 

  神通科技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计划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80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东方投行。神通科技本次拟募集资金7.08亿元,其中1.93亿元用于汽车内外饰件扩产项目、1.76亿元用于汽车动力产品扩产项目、1.29亿元用于汽车高光外饰件扩产项目、5323.18万元用于汽车智能产品生产建设项目、1.06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500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归母净利润连续2年下滑

  神通科技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连续2年下滑,不仅如此,去年营业收入和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出现双下滑。

  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40亿元、16.90亿元、17.56亿元、15.90亿元,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润分别为1.25亿元、1.65亿元、1.39亿元、1.14亿元。

  2018年,神通科技多项数据在前后报送的两版招股书中存在对不上的情况。

  在公司此前于2019年12月20日报送的招股书中,2018年营业利润为1.48亿元、利润总额为1.74亿元、净利润为1.40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0亿元。

  在2020年8月10日报送的最新招股书中,2018年营业利润为1.47亿元、利润总额为1.73亿元、净利润为1.39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9亿元。

  

 

  2019年12月20日报送招股书

  

 

  2020年8月10日报送招股书

  神通科技2016年至2018年期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持续低于同期营业收入。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流量净额分别为1.58亿元、2.28亿元、6067.21万元、1.52亿元。

  其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28亿元、13.72亿元、16.91亿元、16.54亿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神通科技2020年8月10日报送的最新版招股书中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2019年5月16日报送招股书中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相差近7000万元

  2019年5月16日报送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95亿元、1.30亿元,与2020年最新版招股书中相应数据分别相差6734.59万元与6939.50万元。

  

 

  2019年5月16日报送招股书

  

 

  2020年8月10日报送招股书

  应收账款周转率下滑两年

  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20亿元、2.91亿元、3.70亿元、3.5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26%、17.24%、21.20%、22.53%。

  

 

  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最近两年下滑,分别为4.54、5.53、5.31和4.37,同行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5.06、4.97、5.29、4.71。

  

 

  据招股书,2018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2017年末增加7993.09万元,增幅27.51%,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较2017年末上升3.96个百分点,主要系公司第四季度确认销售收入较多,期末尚在信用期内的应收账款相应增加,同时部分客户回款金额有所下降所致。2019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2018年末减少1357.23万元,降幅3.66%,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较2018年末略有上升,主要原因一是受下游客户订单需求放缓影响,公司全年销售收入和应收账款规模均较上一年度有所下降;二是受四季度下游市场回暖及客户采购节奏影响,公司第四季度确认销售收入较多,期末尚在信用期内的应收账款较多,引致期末应收账款降幅低于销售收入降幅。

  2019年末应收账款周转率较2018年末有所下降,主要系受下游整车厂商订单需求下降影响,2019全年销售规模较2018年度有所降低,同时受四季度下游市场回暖及客户采购节奏影响,公司第四季度确认销售收入较多,期末尚在信用期内的应收账款较多且尚未收回所致。

  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存货金额分别为2.99亿元、3.12亿元、3.31亿元、2.7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15%、30.30%、30.47%和26.69%。

  其中,库存商品金额分别为5631.18万元、6679.41万元、6638.81万元、5434.70万元,占存货的比例分别为18.81%、21.39%、20.06%、19.99%。

  

 

  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下滑,分别为3.91、3.88、3.81、3.65,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4.72、4.50、4.95、5.40。

  

 

  毛利率略高于同行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3.64%、25.60%、25.34%和25.66%。

  近三年,公司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水平。报告期内,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5.52%、23.86%、21.62%、23.82%。

  

 

  动力系统零部件主要是塑料材质的发动机周边部件,动力系统零部件可分为进气系统、润滑系统、正时系统、冷却系统等。

  公司收入和利润主要来自进气系统、润滑系统、门护板、车身饰件、仪表板和模具六类产品,其他产品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和毛利占比相对较低。

  报告期内,公司进气系统毛利率分别为40.41%、41.20%、35.01%和28.18%,下滑明显。

  据招股书,2018年,公司进气系统产品毛利率较上年下降6.19%,主要原因是毛利率相对较高的进气歧管销售占比下降,使得进气系统产品整体毛利率有所下降。2019年,公司进气系统毛利率下降较上年下降6.82%,主要系部分毛利率较低的进气歧管产品本期销售占比提高,同时,受下游整车厂产量下滑和公司新租厂房投入使用的影响,产品单位制造费用等成本分摊较多,引致进气系统单位成本略有上升。

  

 

  2019年末负债9.78亿元

  2016年至2019年,神通科技负债总额分别为10.77亿元、11.25亿元、11.39亿元、9.78亿元。

  报告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69.90%、61.64%、56.67%和55.12%,呈逐年下降趋势。

  

 

  报告期内,公司短期借款金额分别为2.05亿元、1.10亿元、3.46亿元、3.05亿元,占负债总额比例分别为18.98%、9.80%、30.36%和31.13%。

  报告期内,公司应付账款金额分别为5.18亿元、5.41亿元、4.25亿元、3.62亿元,占负债总额比例分别为52.06%、52.29%、38.10%、38.20%。

  

 

  一个月内分红2.51亿元 实控人拿走近2亿元

  报告期内,神通科技共进行了2次分红,2次分红分别发生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时间间隔不到1个月,分红总额却达到2.51亿元。

  2017年12月15日,神通有限召开董事会并作出决议,同意以现金形式配股利9932.42万元(含税),按全体股东持股比例分配。

  2018年1月5日,神通有限召开董事会并作出决议,同意以现金形式分股利1.52亿元(含税),按全体股东持股比例分配。

  公司实际控制人方立锋、陈小燕夫妇合计持有公司76.00%的表决权。按上述分红总额计算,方立锋、陈小燕二人合计获得现金分红1.91亿元。

  公司2018年、2019年两年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合计为2.53亿元,公司两次分红金额相当于两年净利润

  花样造假:虚假承诺 重复票据融资

  据经济导报报道,神通科技报告期内,为获得经济利益,该公司曾多次造假,欺骗国家外汇管理机构及银行,其诚信”、“法制意识欠缺。

  申报稿显示,2018年9月,国家外汇管理局余姚支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神通有限在办理业务过程中承诺其为非返程投资企业等行为违反了外汇管理规定,构成虚假承诺办理外汇登记行为,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

  2016年至2018年3月,神通科技存在利用一笔购销业务重复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情形,即就同一笔采购付款业务在不同银行重复开具承兑汇票,主要用于支付采购货款。2016、2017、2018年,该公司重复票据融资金额分别为200万元、2511万元、1850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虚假承诺”、“重复票据融资都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同时也是对法制的漠视。

  另外,2017年3月,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区分局消防大队认定武汉神通倒班楼消防验收不合格并擅自投入使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相关规定,给予武汉神通责令停止使用,并处罚款3.1万元;此外,对武汉神通消防设施、器材配置、设置不标准,对武汉神通处于罚款0.55万元。

  明知消防验收验收不合格仍擅自投入使用,神通科技实际控制人及管理人员的法制意识有点淡薄。

  低价买资产 实为实控人超低价入股

  据国际金融报报,神通科技在2017年以低价购买了3家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11月,神通科技以10075.43万元的价格收购神通饰件土地、厂房等资产。同时,2019年5月,天津中联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追溯评估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指出,截至2017年10月31日,神通饰件转让的该部分资产评估价值11.18亿元。

  2017年12月,神通科技以6505.78万元的价格收购了烟台神通100%的股权。同时,2019年5月,天津中联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追溯评估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截2017年7月31日,烟台神通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4900万元。

  2017年12月,神通科技以469.21万元收购了方立锋、金书珍持有长春神通100%的股权。同时,2019年5月,天津中联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追溯评估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31日,长春神通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4024.61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3笔收购,神通科技均是以低于标的净资产的价格进行收购,合计共省了上亿元,看起来堪称收购小能手

  然而,神通科技事实上真的在收购中占大便宜了吗?

  据了解,上述收购发生时,香港昱立持有神通饰件、烟台神通100%的股权,香港昱立的股权架构为方立锋持有49%的股权,陈小燕持有51%的股权,两者为夫妻关系。

  而上文提到的金书珍为方立锋的母亲。同时,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方立锋和陈小燕合计控制神通科技76%的表决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也就是说,上述3起收购事件,其实是神通科技实控人变相向神通科技注入资产。

  神秘自然人原价突击入股公司

  据中国民商旗下壹财信报道,神通科技在增资扩股时还慷慨的以原始股东和公司高管原始股价的待遇引入了多个自然人间接股东,而时隔半个月后再次增资引入外部股东时的价格高达8倍多,招股书未做任何解释或藏有猫腻。

  据招股书,神通科技在2018年2月9日进行了第二次股权转让和第五次增资扩股,香港昱立将神通有限5172万元出资额以1.00元对价转让给必恒投资,其他股东放弃优先受让权,方立锋、陈小燕夫妇合计持有香港昱立100%股权,方立锋妹妹方芳及其配偶叶永坚持有必恒投资100%股权,此次转让系直系亲属间的股权转让;同时进行了增资扩股将注册资本增加至26000万元,由新股东宁波神通仁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仁华投资")以1元/份出资额现金认缴,截至2018年4月28日,新增注册资本2,000万元已出资到位。

  而神通科技在2018年2月23日的第六次增资扩股时,引入了两名新股东宁波燕园惠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惠然投资")和宁波首科燕园康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康泰投资"),其中,惠然投资以8125万元认缴983.1297万元,康泰投资以2000万元认缴242.0012万元,均为货币出资,增资价格达到8.26元/份出资额。此时距离上次增资还不到半个月时间,但价格却已相差数倍。

  以原始价格拿到股权的仁华投资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根据招股书显示,仁华投资成立于2018年2月6日,显然专门为第五次增资扩股时突击入股而设立,从事实业投资、企业管理咨询业务,目前仅投资神通科技一家公司。

  仁华投资的合伙人中,方立峰、张迎春、郑学聆、罗骏、许保良、周宝聪6人均为神通科技高管,江新伟为烟台神通、长春神通、武汉神通三家全资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但是神通科技并未确认仁华投资为员工持股平台,因为除了上述7人外,另有熊小平、蔡炳芳、姚艳国等其余10位自然人合计持有仁华投资11.6%的股份,从而间接持有神通科技合计0.8526%的股份,上述10个人的名字在招股书中只出现了一次,没有任何其他介绍,身份不明,但为何能享受原始股东和高管待遇突击入股的原因未知,到底有无猫腻还需要神通科技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关联私募失联被中基协公示

  据蓝鲸财经,2020年1月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失联私募机构最新情况及公示第三十三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的公告》称,截至2日,已公告1067家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近期在自律核查工作中发现35家新增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

  其中,疑似失联私募神凯投资背后牵出了拟赴A股上市的企业神通科技

  神凯投资控股股东方立锋是神通科技法人。神通科技于2019年5月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计划赴上交所IPO,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据招股书,神凯投资正是神通科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

  中基协显示,神凯投资2013年成立,2015年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旗下成立6只基金;且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被中基协列为异常机构,最后更新时间为18年7月。

  

作者:不详 来源:中国经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新闻总排行
  1. 没有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