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火腿蹭热点被监管追问 施延军借转型之机套现近10亿

时间:2019-10-25 11:53:46

  蹭热点炒作股价?配合实控人及董监高减持套现?

  昨日上午,A股尚未开盘,深交所的一封监管关注函已经下发给中小板公司金字火腿(002515.SZ),直指公司拉高股价以配合实控人套现。

  今年来,人造肉概念兴起,做了27年火腿的金字火腿实控人施延军嗅出商机,迅速切入人造肉领域。二级市场上,其股价在6个交易日内5天涨停。股价拉高了,施延军上演减持大戏。前日深夜,金字火腿披露了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顶格减持计划,引起市场关注。

  金字火腿2010年登陆深交所,上市之后,经营业绩一直在低位徘徊。2016年,公司转型至医疗健康领域。充满诸多质疑的转型也以失败告终,2018年成公司上市以来的首个亏损年。

  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借助转型之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已通过二级市场累计套现约9.3亿元,加上其他董监高,合计套现的金额已达10亿元。

  对于施延军及金字火腿面临的不少困难,深交所高度关注,要求公司对这些风险及解决措施详尽披露。

  交易所追问套现计划

  施延军的大举减持套现不仅备受市场质疑,也遭到了监管部门的追问。

  昨日股市开盘之前,金字火腿收到了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函。在关注函中,监管部门追问金字火腿是否存在超过股价、配合实控人及董监高套现的违规行为。

  在市场看来,监管部门紧急下发关注函,针对的是金字火腿实控人的减持套现计划。

  前晚金字火腿发布了实控人及董监高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具体为,实控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施雄飚、薛长煌拟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4891.5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董事兼董事会秘书王启辉拟减持不超过76.87万股股份,监事夏璠林拟减持不超过41万股股份,二人合计减持的数量约占总股本的0.12%。上述拟减持股份数量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5.12%。根据金字火腿三季报披露,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直接持有公司20.21%股权,按照每年减持不超25%的上限来计算,5%正是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的顶格减持数量。

  备受关注的还在于股价借助人造头概念已经大幅上涨。本月初,金字火腿宣布在淘宝旗舰店预售植物肉(人造肉)产品,此后密集释放利好,金字火腿股价也急剧上扬,10月11日至18日的6个交易日,收出了5个涨停板。10月14日晚,交易所曾发关注函问询。

  纵览金字火腿的股价走势及实控人的套现计划,公司实控人确有迎合市场热点、拉抬股价并趁机套现嫌疑。

  人造肉或难成救命稻草

  急于推出人造肉,一定程度上说明金字火腿经营之困。只是,人造肉能否成为其救命稻草,尚是未知数。

  1992年,时年28岁的施延军在浙江金华成立金华市火腿有限公司,主营肉食品加工。2008年,公司更名为金字火腿。2010年12月3日,金字火腿在中小板挂牌。

  上市以来,金字火腿的毛利率大多在40%以内。上市之后,公司经营业绩一直在低位徘徊。2010年,上市首年,净利为0.47亿元,到2015年,净利只有0.20亿元。

  2016年,是金字火腿转型年。这一年,公司耗资4.3亿元收购中钰资本管理(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钰资本)43%股权,5个月后,又出资1.63亿元收购了中钰资本8%股权。借此并购,金字火腿切入火热的大健康领域。2017年,借助上述并购,金字火腿的经营业绩似乎大幅改善,其营业收入、净利分别为3.72亿、1.08亿,同比分别增131.79%、442.65%。不过,对应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却亏损0.03亿。

  控股中钰资本后,大健康的产业布局继续推进。2017年11月,中钰资本拟以2706万美元收购美国上市公司NBY37.14%股权。遗憾的是,4个月后,交易终止。

  去年4月,金字火腿筹划以10.56亿元价格收购晨牌药业81.23%股份,加码大健康产业布局。这次重组,也是无疾而终。当年5月,公司又宣布 ,拟收购新三板公司上海瑞一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75.91%股权,交易金额为1.84亿元,后者是一家服务于创新药研发的合成技术平台。但是最终收购还是以终止了结。

  密集运作失败,去年,金字火腿首次亏损。今年4月,金字火腿完成对中钰资本的出售,价格为7.37亿元。亏损资产剥离,成本、费用大幅下降,金字火腿顺利扭亏。

  目前,金字火腿再追热点,试图借助人造肉打一场翻身仗。只是,人造肉能否给金字火腿带来经营转机,还很难说。

  施延军再谋减持套现

  金字火腿三年的大健康转型失败,但实控人及其董监高却收获颇丰。

  上市之初,金字火腿前四大股东分别为施延军、施延助、薛长煌、施雄飚,分别持股27.70%、13.61%、6.80%、6.80%。这四人中,施延军为公司实控人,另3人均为其一致行动人。

  2013年,金字火腿经营业绩不佳,薛长煌等开始大肆减持套现。当年12月23日、27日,薛长煌、施延助两人合计减持0.88亿。这只是实控人首次试水套现,大规模的减持套现发生在2016年。当年12月20日至次年1月13日,施延军、薛长煌交替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在此期间,薛长煌套现3.37亿元,施延军套现4.64亿元。

  今年6月开始,薛长煌及施延军再度轮番交替减持套现。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施延军、施延助、薛长煌三人累计已经套现约10亿。此外,公司董监高等多人也多次减持套现。除了上述减持外,前晚,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又披露了减持计划。按照昨日收盘价6.40元/股计算,本次减持如果顺利完成,将套现3.30亿元。

  综上所述,如果本次减持顺利完成,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将累计套现超过13.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施延军,虽然已经大肆套现,但似乎还是很缺钱。截至目前,施延军拖欠公司1.17亿元股权转让款,而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股权质押率为86.60%。如果公司股价大幅调整,施延军将面临平仓风险。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