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两亿玩失踪 武汉法官追至上海拍评老赖亿元豪宅

时间:2019-9-26 9:48:04

上海钢材老板黄某(化名)借武汉一公司两亿元不还,武汉市中级人民法官受理该案后追至上海执法,黄某夫妇拒不见面并声称家中无人。细心法官上门调查发现,黄某借债时作担保的别墅当月电费竟高达3486元。见躲不过去,黄某夫妇只得配合法官执法,经拍卖前评估,用于黄某借款担保的豪华别墅市值过亿。

  昨日,执行法官告诉记者,因案值巨大,这次异地查勘评估首次邀请了公证员全程记录。

  声称家中无人

  电费却高达3486元

  黄某来自上海,做钢材生意,在武汉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借款2亿元逾期无法清债。资产公司将其告上法院,法院最终判决,因为借款时黄某的岳母王某(化名)是担保人,其名下的别墅作为抵押担保,所以法院将会对王某名下位于上海市的一栋别墅折价或者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然而,当执行法官对该房屋准备进行评估时黄某却十分不配合,一直不接电话,也不提供岳母王某的信息。执行法官通知黄某,将对被执行别墅进行评估,并联系黄某的妻子配合,黄妻一直声称不在家。

  9月17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持完善的手续进入小区进行勘察。执行法官走到该别墅门前,可黄某的妻子还坚称家中没人。然而在别墅私人车位上的一辆电动车上,法官找到还没来得及抽走的车钥匙。

  执行法官再次打电话给黄某妻子,向她表明了法院查勘的决心,并严肃地告诉她如果不配合,法院将采取强制破门的方式进入别墅。迫于压力,一名自称是黄妻朋友的女子来到别墅门前,打开了房门,此时屋内有一名保姆。在门口的柜子上法官发现一张电费缴纳单,显示当月该户电费为3486元。

  估值过亿元

  房内奢华得令人震惊

  执行法官回忆,被执行别墅估值过亿元,里面奢华程度令人震惊。

  别墅主体为3层,满屋都是红木家具。顶楼有个阳光房改成的冥想室,地下室设有酒窖,里面整墙都是名酒,旁边的房摆满了按摩设施。

  在执行法官拍摄的视频和照片中记者看到,别墅正中顶上是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房内每个房间都设有卫生间和浴室,浴室内都有浴缸。而其中一个地下室的浴缸特别大,周边和顶部全部用彩色琉璃玻璃装饰。记者在网上查询该小区房价发现,与此房屋户型相当的别墅,中介二手房价1亿左右。

  执行法官在询问保姆屋主情况时,保姆声称8月底见过老太太,思维敏捷,行动自如,和常人无异,最近去了医院。

  为骗法官

  老人去世却声称在家

  细心法官和公证员在别墅清点、评价物品时,发现有一间房屋的柜子上摆着两张照片,照片是王某和已去世的老伴,照片前摆着供果。

  “难道王某已经去世?”法官觉得十分可疑。因为如果王某已经去世,那么法院在清算屋内物品时,就很可能还要先做好财产分割。

  执行法官通过当地法院查询发现,王某并没有销户,但他们调阅小区监控录像和记录时,发现一辆殡葬车辆曾经出入小区。通过查找这台车辆的信息,法官在一家殡仪馆里找到王某去世的证据。经核实,王某于8月底去世。

  “如果我们不知道王某去世,对别墅和内部财物进行评估拍卖,到时候黄某再拿出王某死亡证明,那么我们之前的所有工作都白做了。”对于黄某这种完全不配合,甚至还给法官设置障碍的行为,市中院的执行法官只能和他斗智斗勇。据悉,目前该案件尚在调查中,谜底有待进一步揭开。

  记者夏晶 通讯员王田甜


作者:不详 来源:武汉晚报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