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杰特实控人一家三名董事存控制风险 应收账款2年增2亿占营收六成

时间:2019-7-23 6:11:26

 技术行业领先、偿债能力强、多个财务指标强于同行,倍杰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倍杰特)闯关IPO似乎信心十足。

    倍杰特成立于2004年10月12日,深耕水处理领域15年。公司称,其在业内开创了工业与市政联动治理的新模式,以“用得起的零排放”技术实现了污水的资源化及循环利用。多年来,倍杰特累计服务数百家客户,积累了包括中国石化、中煤集团、大唐集团等一大批高端客户资源。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单纯从近年来经营业绩看,倍杰特的业绩不太稳定。2016年至2018年,其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0.82亿元、0.80亿元、1.03亿元,同期,2017年营业收入大幅增长,去年营业收入则大幅放缓,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存在不匹配情形。

    此外,倍杰特的应收账款大幅攀升,截至去年底,达到2.86亿元,较2016年底增加了近2亿元,而去年营业收入较2016年仅增加0.89亿元,应收账款增加额是营业收入增加额的2倍多。去年,应收账款净额占营业收入的65.37%。

    备受关注的是,倍杰特是一家典型家庭公司。实控人权秋红、张建飞夫妇及其女儿卢慧诗一家三口合计持有公司77.47%股权,且三人均为公司董事,在公司不含独董外的6名董事席位中占了一半。

    不可否认,权秋红一家三口拥有倍杰特至高无上的话语权。这样的公司,存在严重的一股独大问题,实控人控制风险难以根治。

    营业收入与净利润逆向而行

    根据招股书披露,倍杰特累积了中国石化、中沙石化、中天合创、中煤集团、中海油、神华集团、大唐集团、国家电投、中铝、延长石油、威立雅、农夫山泉等众多高端客户资源,15年来,累计服务了数百家客户。

    不过,虽然累积了庞大的高端客户资源群,倍杰特并未因此实现业绩腾飞。相反,其经营业绩极不稳定。

    2016年至2018年,倍杰特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2亿元、3.94亿元、4.01亿元,2017年、2018年分别较上年增长了0.82亿元、0.07亿元,增幅为26.28%、1.85%。同期净利润为8249.14万元、7997.67万元、1.0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7938.97万元、7050.59万元、8886.37万元。2017年,无论是净利润还是扣非净利润,均较2016年明显减少。去年,在营业收入较2017年仅增长730万元的情况下,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反而增长2286.11万元、1835.78万元。由此可见,净利润与营业收入基本上是背离的。

    再往前追溯,2014年、2015年,倍杰特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0亿元、4.21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3711.90万元、5738.89万元。2015年的营业收入是近五年来的最高值,且是2014年的2.48倍,但其净利润仅比2014年多2026.99万元,也低于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

    综上所述,近五年来,倍杰特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存在大幅波动现象,且二者几乎是逆向而行。

    这一现象或与倍杰特不少合同“一年一签”有关。招股书披露,倍杰特的部分合同工期较短,一年完工后需要另外签署新的合同。当然,也存在业主视公司设计施工质量再决定是否续签等因素。

    此外,倍杰特还存在高度依赖华北地区问题。2016年至2018年,公司向华北地区销售的收入分别为2.90亿元、2.64亿元、3.48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2.97%、67.01%、86.72%。

    应收账款激增占营收六成

    应收账款增长过快也是倍杰特的一大弊病。

    尽管倍杰特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有波动,但应收账款丝毫没有波动,相反,其呈现强劲增长势头。

    2016年至2018年,倍杰特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0.88亿元、1.96亿元、2.86亿元,2017年、2018年的同比增幅为122.72%、45.92%。其增速也是大幅超过当期营业收入增速。去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2.86亿元,较2016年增长约2亿元,同期,营业收入仅增长0.89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增加额是营业收入增加额的2倍多。

    伴随着应收账款余额的增长,坏账准备也是水涨船高。2016年至2018年,倍杰特的坏账准备为1279.27万元、1767.97万元、2337.04万元。剔除坏账准备,公司应收账款表净额为0.75亿元、1.78亿元、2.6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4.14%、45.24%、65.37%,每年以增加20个百分点的速度在增长。去年,其占比也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60.61%。

    当然,因为倍杰特的主营业务中存在工程设备安装等业务,存在质保金问题。扣除质保金影响,倍杰特的应收账款净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仍然达到23.98%、35.16%、47.69%。

    去年,扣除质保金影响,应收账款增加额是营业收入增加额的8.02倍。

    2016年至2018年,倍杰特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139.65万元、—3648.62万元、6510.27万元。受应收账款回收不及时因素影响,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也存在不匹配情形。

    递交招股书前9天员工转让股权

    倍杰特还存在严重的实控人控制风险。

    倍杰特成立于2004年10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权秋红、张建飞夫妇分别出资700万元、300万元。2009年3月,权秋红出资3000万元对其增资,3年后,权秋红之女卢慧诗出资1000万元参与第二次增资。一年之后,上述一家三口以非专利技术增资5000万元,后于2015年6月改为货币出资。

    2015年9月,倍杰特实施股改,2017年11月14日实施股改之后第一次增资,注册资本猛增至2.80亿股。直到此时,权秋红一家三口仍然持有公司100%股权。

    去年1月,倍杰特首次引进外部投资者,同时参与增资的还有现有股东、公司核心员工。这一次,公司共发行0.91亿股股份,募资4.87亿元,每股发行价为5.54元。外部投资者中,千牛环保、杭州创合、太证未名等知名机构入驻。

    4个月后,刚刚参与增资的两名核心员工莫晓丽、杨庆丰离职,各自将所持公司股权转让给公司员工,转让价格仍然为5.54元/股。

    今年6月12日,上述受让杨庆丰股份的员工李飞也将其股权转让,受让者为实控人之一的卢慧诗,转让价仍为5.54元/股。

    备受关注的是,9天之后,也就是6月21日,倍杰特向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及招股说明书。

    包括两名核心员工在内,明明知道倍杰特正在筹划上市,为何要原价转让股权而放弃分享上市盛宴?或许,这些员工对公司未来缺乏信心。

    倍杰特存在一股独大问题。截至目前,权秋红持有公司48.20%股权,丈夫张建飞持有16.59%股权,卢慧诗持股12.68%,三人合计持有公司77.52%股权,三人同为公司实控人。如果本次成功闯关IPO上市,三人持股比将被稀释至69.70%,仍然接近70%股权。

    不仅如此,权秋红一家三口牢牢掌控着倍杰特董事会。截至目前,权秋红担任公司董事长,张建飞担任董事、总经理,卢慧诗担任董事、董秘。倍杰特董事会成员共有9名,其中独董3名。这意味着,6名非独立董事中,权秋红一家三口占了三名董事席位,话语权之高可想而知。

    显然,大股东一股独大,且在董事会中享有足够话语权,这类公司极易被实控人控制,如果监督缺位,公司就容易爆发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利益风险。


作者:不详 来源:长江商报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