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徽矿业20亿短债压顶IPO募资救急 李明两次无奈对赌失败18亿卖酒腾挪 金徽矿业

时间:2021-06-09 08:47:59

18.37亿元卖掉了唯一的上市平台金徽酒控制权后,甘肃富豪李明还在为钱发愁。

金徽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徽矿业)是李明家族实际控制的矿业资产,目前正在冲刺上交所主板。

本次IPO,金徽矿业拟募资13.06亿元,其中4亿元募资计划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金徽矿业偿债压力较大。截至2020年底,公司短期债务达20亿元,而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2.83亿元。

金徽矿业主要从事锌精矿、铅精矿(含银)的开采,近三年,尽管金徽矿业经营业绩高速增长,但矿山开采是资金密集型领域,靠自身积累仍然不能支撑运营。

李明曾在两次对赌中失败,并因此支付业绩补偿款0.78亿元。这两次豪赌的背后,或许是李明筹措资金的无奈,因为,设定的业绩承诺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2.83亿资金还不了20亿债务

IPO企业缺钱的并不少见,但像金徽矿业如此缺钱的,极为罕见。

金徽矿业缺钱到什么程度?

截至2020年底,公司短期借款15.4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07亿元、长期借款4.09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24.58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20.49亿元。

公司现有多少资金呢?据披露,2020年底,其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2.83亿元,现有资金基本上只能维持公司正常运营。

这是近年来金徽矿业最好的财务状况。

2018年底,公司长短期债务合计为39.24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为8.88亿元。2019年底,长短期债务为28.42亿元,货币资金为2.63亿元。

巨额债务压顶,带来的最为直接的影响是较高的财务费用。2018年至2020年,金徽矿业的财务费用分别为2.41亿元、2.10亿元、1.61亿元。

这几年,金徽矿业实现了经营业绩高速增长。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2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30亿元。2019年、2020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99亿元、11.22亿元,同比增长27.90%、40.54%;净利润分别为1.61亿元、3.62亿元,同比增长443.98%、124.67%。

2018年至2020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入金额分别为0.85亿元、4.79亿元、7.12亿元,均为大幅增长。

这三年,虽然经营业绩高速增长,但公司未曾派发现金红利。这三年,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基本上没有较大幅度变动,其销售费用为0.01亿元,基本没有变动,管理费用分别为1.22亿元、1.25亿元、1.24亿元,也无大幅波动。就是这样尽量压缩开支的情形下,公司依旧存在较大的偿债缺口。

推进IPO募资,将成为公司救急之举。

本次IPO,金徽矿业拟募资13.06亿元,6.06亿元用于徽县郭家沟铅锌矿绿色矿山提升改造,3亿元县投向郭家沟铅锌矿矿区生产勘探项目,剩下的4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显然,如果本次IPO募资顺利,金徽矿业的偿债压力将会明显减轻。金徽矿业能如愿吗?

无奈的对赌赔偿7896万

急着IPO募资救急的李明,曾经为了筹措资金,无奈实施超预期对赌,最终惨败。

矿产开采包括前期工作都需要大量投入,金徽矿业也不例外。

招股书显示,金徽矿业成立于2011年3月16日,由亚特投资、李雄共同出资1000万元设立。李明持有亚特投资98%股权,李雄系李明之兄。到2015年,历经四次增资,其注册资本增加至5亿元,均由亚特投资、李雄按比例出资。

2017年3月,金徽矿业再次增资扩股,由中铭国际、奥亚实业两名机构认购,注册资本增至8亿元。

2019年开始,金徽矿业首次引入外部股东。2018年12月28日,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8.8亿元,新增的注册资本由绿矿基金认购,后者合计出资7.20亿元。

绿矿基金入股是有附加条件的。控股股东亚特投资承诺,2019年上半年,金徽矿业需实现净利润不少于2.5亿元,全年不少于5亿元,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不少4亿元,全年不少于8亿元。同时,双方还约定股份回购、业绩补偿等,其中,股份回购的启动条件包括上市等。

同年2月,同样为了优化股权结构,奥亚实业将其所持金徽矿业1.30%股权转让给中改院,转让总价款1.17亿元。

同样,亚特投资向中改院承诺,包括业绩承诺等。其中的业绩承诺跟向绿矿基金一样。

在市场看来,亚特投资作出如此超能力范围之外的承诺,属于无奈之举。因为当时,金徽矿业很缺钱。2018年底、2019年底,公司债务高达39.24亿元、28.42亿元,存在巨大的偿债压力。而这,还是在股东频频增资情况下的财务状况。

亚特投资作出的业绩承诺几乎是不可能兑现的。

根据承诺,2019年、2020年,金徽矿业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少于5亿元、8亿元。而在2018年,其实现的净利润仅为2965.61万元,营业收入为6.24亿元。2019年、2020年承诺的净利润较2018年实际数分别增长15.86倍、25.98倍。

在没有外延式并购的情况下,市场环境未发生大幅变化,金徽矿业要实现承诺数无异于登天。此外,2018年开始,锌精矿销售价格下滑,也增加了公司兑现业绩难度。

最终的结果是,亚特投资于2019年7月、12月,2020年7月、10月、12月分别向绿矿基金支付业绩补偿款1033万元、2340万元、2340万元、1573万元、610万元,合计为7896万元。

家族控制93%股权存隐患

除了缺钱,金徽矿业还存在诸多问题。

作为甘肃富豪,李明家族资产版图庞大,实力不菲。

公开信息显示,李明家族控制有29家公司,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白酒、商贸、酒店等多个领域。其中,最为知名的是金徽酒。

2016年,金徽酒在上交所挂牌,李明曾通过亚特投资持股其55.28%股权。

去年下半年,白酒股涨幅较大,不过,在去年5月,李明以18.37亿元的价格将金徽酒29.99%股权转让,复星系的郭广昌取代李明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但李明却在涨潮出现之前,就转让了部分股权,最终失去控制权。目前,亚特投资以13.57%的持股比例退居第二大股东。

市场分析称,李明让出金徽酒的控制权,可能是金徽矿业两次对赌失败,加上自身资金需求,没有等到股价大幅上涨,选择了无奈转让股权。

金徽矿业是一家十分典型的家族企业,家族持股比过高。前十大股东中,第二大股东中铭国际的实控人是李明的侄子周小东,第四大股东奥亚实业的实控人是李明的侄女周军梅,第七大股东中改院,李明持股19.4%,第八大股东李雄是李明的哥哥。第一大股东亚特投资持股比56.25%,上述股东合计持股93%。

显然,李明家族持股比过高,存在利用大股东优势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风险。

金徽矿业还存在客户集中度偏高风险。

招股书显示,金徽矿业的的客户集中度不断上升。2018年至2020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达5.20亿元、7.46亿元、10.83亿元,销售占比分别为83.37%、93.46%、96.48%,占比呈现出逐年上升的势头。2020年,公司第一二大客户分别为济源市万洋冶炼(集团)有限公司、白银有色集团,公司向其销售占比为31.45%、30.68%。2019年,公司第一大客户为陕西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20年则退出前五大客户。由此可见,公司客户并不是十分稳定。

金徽矿业解释称,公司下游客户主要为有色金属冶炼厂及为冶炼厂供货的贸易商。在销售政策上,公司主要采取先款后货策略,采用信用政策比较谨慎,客户主要为规模较大、资金实力雄厚厂家,加之国内冶炼厂家集中度不断提高,从而使得公司客户较为集中。

作者:不详 来源:长江商报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