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普股份营收不足5亿扣非连亏三年 1.36亿资金投建150亿项目被指“画饼”

时间:2021-04-25 14:20:22

火热的碳中和概念下,厚普股份(300471.SZ)抛出重磅投资计划,却被指“画大饼”。

4月20日晚,厚普股份发布投资公告,公司与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政府签署投资协议书,投资建设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总投资高达150亿元。

总投资高达150亿元,厚普股份是否有条件、有能力实施备受质疑。

截至2020年底,厚普股份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36亿元,短期债务1.16亿元,现有资金勉强维持正常运营。

公司经营业绩也不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不足5亿元,最近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2015年上市以来,其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累计数为亏损约2.50亿元。

投行人士称,主营业务持续亏损,企业再融资尤其是债券、股权再融资难度较大。

4月21日,针对厚普股份上述投资项目,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发出关注函进行问询。

总资产19亿要上150亿项目

厚普股份的投资力度之大,不仅惊呆了市场,也让监管层有些“坐不住”。

根据公告,今年4月20日,厚普股份与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政府签订了《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投资协议书》,投资建设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项目总投资150亿元,建设内容分为三大类,一是建设氢能装备产业园项目,计划投资约100 亿元。二是建设厚普国际氢能CBD项目,计划投资约50亿元。三是合作双方共同推进氢能示范项目建设。

协议书显示,氢能装备产业园项目拟入驻新都现代交通产业功能区,厚普国际氢能 CBD 项目拟入驻新都区,二者均分为二期建设。双方共同推进氢能示范项目,涉及安全低压固态储氢公交车示范线及配套建设综合能源站、示范水电解制氢工厂、氢能重卡物流项目等。

根据投资进度,厚普股份需在协议签订之日起30天内在新都区注册相关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项目公司,至少一个项目公司注册资本金5亿元。

这是一个看上去是双赢项目。公告显示,当地政府方面支持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落地新都,通过多种金融财政手段扶持项目公司。主要表现为,支持和鼓励区属平台公司参与厚普股份发起的清洁能源产业基金,一期产业基金规模5亿元,区属平台公司投资总金额2亿元,鼓励和支持区属国有企业参与本协议项目的股权投资,投资总金额不超过2亿元。

合同对厚普股份也有约束。厚普国际氢能CBD项目投运后5年内,引入新能源相关总部类企业20家以上,投资项目产生的税收均须在新都区内缴纳,并以新都公司作为上市主体进行上市。对于上述项目,厚普股份称,以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为依托,结合新都区氢能产业发展规划,借助公司“产、学、研”平台及航空装备制造优势,推进氢能装备制造项目及氢能应用示范项目的建设。

从上述公告内容看,厚普股份有计划通过产业基金等途径进行融资。尽管如此,公司的资金缺口还非常大。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厚普股份总资产只有19.12亿元,仅为本次投资总额的12.75%。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36亿元,与之对应是,短期借款1.16亿元,现有资金勉强维持现有业务正常运营。

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4.78亿元,同比下降11.87%,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68亿元、1.74亿元,同比下降905.35%、908.08%。经营现金流为-0.32亿元,上年为净流入1.90亿元。

由此可见,厚普股份自身基本上不具备造血能力。

巨大的投资资金缺口,难免让市场心生“画大饼”、“冒进”的质疑。

交易所在关注函中,也重点关注厚普股份的资金问题,要求厚普股份说明本次项目投资金额的测算依据及测算过程,投资资金的来源、自有资金投入比例、具体融资安排和计划,说明公司的资金支付能力,分析大额项目投资对公司偿债能力及日常生产经营的影响,是否存在投资金额、投资进度不及预计导致的违约风险,并进行充分风险提示。

厚普股份自身似乎对能否足额筹集到所需资金也信心不足。在公告中,公司称,本次项目将以包括但不限于自有资金、项目融资等方式投入,公司执行本协议书的资金来源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氢能业务收入占比不足1%

大举布局氢能业务,厚普股份会有什么样的前景?

厚普股份成立于2005年1月7日,公司称,其以清洁能源装备制造起步,致力于成为全球技术领先的清洁能源装备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公司业务涵盖装备制造、工程设计、燃气运营、物联网、技术服务等五大领域,产品覆盖全国31个省级区域,同时遍布欧洲、非洲、东南亚、中亚、美洲等地区,应用场景包括英国伦敦LNG无人值守车用加注设备、俄罗斯超低温屏CNG加气机、新加坡LNG杜瓦瓶充装设备、中石化西上海与安智油氢综合能源站、北京大兴氢能科技园加氢站等。

根据年报披露,公司合作客户主要为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各大燃气集团、各地交运集团、物流、港口码头等。

厚普股份自称,从2013年开始就积极开展氢能相关领域业务,为国内首家箱式加氢站解决方案供应商,自主研发的多项氢能加注设备关键部件率先打破了国际垄断,在加氢站领域已形成了从设计到关键部件研发、生产,成套设备集成、加氢站安装调试和技术服务支持等覆盖整个产业链的综合能力。

根据公司表述,厚普股份似乎具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然而,其实际经营业绩与竞争力似乎不相符。

2015年6月11日,厚普股份登陆创业板。上市前后,经营业绩剧变。上市前的2012年至2014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为快速增长。

上市后,2015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13亿元、13.01亿元、7.39亿元、3.70亿元,同比变动16.25%、16.87%、-43.20%、-49.87%。同期净利润为1.77亿元、1.67亿元、0.32亿元、-4.79亿元,同比下降1.69%、5.23%、80.59%、1575.36%。营业收入呈下降趋势,2017年、2018年降幅较大,净利润则表现为加速下滑,2018年巨亏。

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反弹至5.43亿元,同比增长46.55%,净利润为0.21亿元,实现了扭亏为盈。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下滑至4.78亿元,净利润为亏损1.68亿元。

实际上,2019年,公司虽然实现扭亏为盈,但扣非净利润仍然亏损,亏损金额为0.17亿元。近三年,除了2019年,2018年、2020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亏损金额分别为4.34亿元、1.74亿元。

整体上,2015年上市以来,公司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为亏损2.50亿元。

在此情形之下,2018年,公司曾筹划易主,公司实际控制人江涛拟将其所持公司20%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北京星凯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季文,王季文将替代江涛成为实控人。不过,易主事项未果。

去年11月,实控人江涛拟将其持有公司20%股权转让给王季文及其控制的北京星凯,正式完成易主。

王季文入主后大动作不断,推动厚普股份向其定向发行股份,王季文出资1.70亿元包揽定增。紧接着就是氢能项目建设。

不过,2020年,厚普股份氢能业务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不到1%。

举债大规模布局氢能业务,资金不足、造血能力弱的厚普股份,能够大打翻身仗吗?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